桂林市银杏之乡美名还能保多久

欢迎诸位朋友前来考察银杏苗价格。

4月10日,记者走进灵川县海洋乡至兴安高尚镇中途的一片山林,在知情人指引下,记者看到一个个向天空张着大口的树坑,似乎在无声告诉我们,这里的几棵大银杏树已被偷卖出去。

  海洋乡大庙头村的胡立阳告诉记者,几天前,他在家听见吊车的轰鸣声,出门一看,村里一株60年树龄的银杏树正在被吊车连根拔起,据说有人出高价买下了它。

  胡立阳说他也帮人挖过几回银杏树,“从今年3月开始大家都在挖,只要有本地的老板来收购,树径30厘米以下且好挖的基本都被挖走了,起价都达到了2万元一棵,现在剩下一些更大的还在等着人出更高的价。”

  记者遇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大卡车,几个人正围在车尾收拾树枝,车上正是一颗银杏树。一位骑摩托的男子过来说:“想要这种树?2万,我帮你找。”男子说,即将拉走的这棵树至少100年了,“树的主人是个老人家,90多岁了,他说小时候看到这树比他还高了。”

  一路下来,记者看到不少人驾着小车停在移植的银杏树旁,与村民商谈。村民何先贵告诉记者,今年以来,越来越多的人进山来收购老树,比如老桂花树、老银杏树,价格比以前涨了3成,“尤其是银杏树,树径30至60厘米的可以卖到3到8万元,炒疯了。”

  一位村民说,这些树大都被当地一些老板包了的,从山上移植到路边,是为了待价而沽。

  银杏树素有“活化石”之称,海洋、高尚一带是有名的银杏(白)果之乡,曾给当地农民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。但近年来,银杏树的经济价值被念上了“歪经”。--本文来源于邳州市怀超银杏苗圃场http://www.86yxs.cn
  何先贵说,这两年银杏(白)果价格持续走低,从几十元跌到了4元一斤,农民都感觉难以靠卖果赚钱了。而村里一些人靠卖树挣了钱,给其他人带来了诱惑,“卖一颗挣几万块,都能盖新房了,难免让别人眼红。”

  如此一来,农民保护白果树的积极性大为下降,只要许以重利,几十年乃至数百年历史的老树可能被当场卖掉。

  据海洋乡政府林业局的统计,现在海洋乡19000多株古银杏树已减少到不足100株,让人担心,银杏之乡的美名还能保多久?--本文来源于邳州市怀超银杏苗圃场http://www.86yxs.cn
--本文来源于邳州市怀超银杏苗圃场http://www.86yxs.cn
  “活化石”被劫进城

  这样,一棵棵大银杏树贩运出山。它们被卖给谁?为什么卖得如此高价?谁才迫切需要它们?

  据了解,前来购买银杏树的多是外地老板,“大多来自重庆、成都、上海、浙江等省市的房地产、博览园项目。”

  在高尚镇,记者遇到了一位正在收购银杏的朱先生。他在桂林住了一个月,专收古银杏树,自称是替重庆一个地产项目采购的,采购价是2万元每棵,卖到当地的价格则是7万元。

  用大树来装点园林的偏好,是购买者的原动力。朱先生给记者举了重庆几个楼盘做例子,开发商对大树的用量惊人。“楼盘都希望绿化速成,楼建好能马上绿树成荫,如果有珍贵树种更好,更能抬高社区品位,房子能卖更好的价钱。”

  记者了解到,在一些经济发达城市,无论是城市绿化,还是楼盘建设,在快速园林化的目的下,成品树需求很旺盛了。除此外,机关、企事业单位及大型公司也是大树古树的消费大头,经常有山东、天津、北京、四川等地的客户到桂林找树,越老、越珍稀的树种越好。

  同时,这些古树还有一个用途是绿色博览会、园艺博览会的展览需要。朱先生透露,他做的生意是从各地广泛收购古树囤积,静待销售时机。他知道,随着这些年大山越挖越空,商人也深知一些古树名木的珍稀,开始惜售。“比如海洋的银杏,先弄下山,放几个月甚至一两年,可以卖更好的价钱”。

  而另外一些银杏树收购者,则选择了另一个销售模式。市区尧山潘家村旁,遍布私人承包的园林公司。

  4月12日,记者以买树的名义进入一家苗木公司,在老板的办公室前,移植着余棵被砍掉树冠的大树。树干笔直,叶枝稀少,有的明显被弄过来不久。

  女老板称,这全都是百年银杏。她拿起手中的皮尺量给记者看,其中一颗银杏树直径超过60厘米。老板说:“这个树一百多年了,我们很辛苦才从山里收来,10万怎么样?”

  女老板还说,她可以代办广东的“砍伐证和木材运输证”,也是为这些树“套牌”,费用大概00元左右。有了这些证件,大树可以通过各地木材检查站,顺理成章进城。

  除了这个公司,记者在附近几处苗圃花木公司没看到什么古树大树,但几位老板都表示,只要出得起价,他们都可以弄到。记者注意到,这些私营苗圃基地的建立和存在,也是90年代初,对于几十年上百年的大树古树而言,这些苗圃不会有生产树木的能力。

  他们只是从树贩子或村民手中低价收购,然后销往各地。但对这些人,却缺乏相应的监管。

  趋利冲动冲破底线

  围绕这些大树古树,是一条长长的利益链条。从村民,到朱先生这样的“树贩子”,再到本地苗圃,是绿化项目单位都参与其中。

  朱先生透露了“绑架大树”的运作过程:“先找农民做树探子,获知大树信息后,通知我们,确定是否要挖。一棵在城市售价2万的大树,我们只需要支付给树主、挖树、抬树的人两到三千元。”然后,树贩子将树移植下山种到路边,或直接拉到市内苗圃,还有一些则直接运到高速公路路口,等待外地买家。

  在这个利益链里,各方得到的利益如何?尧山某苗圃的刘如经理介绍,类似银杏这种国家一级保护树种,市场上价每厘米(直径)在300至500元之间,如果树形好,价格更高。但树越大移植的成活率越低,风险也越大。如果成活了,树贩子可以赚两三万元甚至更多,但如果树死了,要亏损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树贩子挣了大把钞票,而购买大树、古树的绿化单位得到的是政绩,房产商则能以“高楼大厦易建,古树名木难求”为名抬高房价,树的真正主人——农户的所得最少,往往只有区区千元。

  在这条利益链中的人都能各得其利,虽然银杏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,禁止砍伐和买卖,但人们为利所驱,仍然前仆后继。

  灵川县林业局林政股股长莫小平表示,林业局已暂停审批银杏树买卖,但盗挖、盗卖仍时有发生。

  兴安县高尚镇主管农林的人大主席团副主席秦建军也说,最近两年,贩运古银杏的确实很多,现在镇里面要求村民不能运输、贩卖,但村民纷纷将其移植到路边,想办法偷运或者偷卖。

  记者在高尚镇木材检查站的林业检查登记表上看到,从这里运出去的银杏树还真不少。工作人员说,登记的都是有手续的,而没有手续的,他们“不清楚了”。

  刘如说,最近两年,城市绿化项目频频上马,无论是什么绿化树种,只要树够大,需求都很旺盛,按树木胸径,价也有每厘米150至180元。

  因此,被盯上的并非只有古树,各种大树也面临着被转卖外地的风险。在桂林的另一头,临桂县临桂县渡头乡河沙村委的村民也在担心,身边的100多棵大树要被卖了。

  14日,从两江镇至渡头乡的公路旁,记者见到了横七竖八倒在路边的绿化树,都有成年人齐腰粗。其中还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桂花树,也已经修剪完毕,准备装车。

  买树的老板姓阳,他说,由于道路改造,路旁这些几十年的大树必须处理掉,他和别人承包了下来。“这些绿化树全部卖到四川去,3000元一棵,桂花树贵了,要5万。”

  周围的村民却觉得这么好的大树都被挖走了,实在可惜。村民还有疑问:“这些树都是以前村里种的树,怎么都给私人承包赚钱了?”

  记者从县公路局办公室了解到,阳老板等人确实经过投标,与公路施工单位签订了相关手续。“但这些树是卖是砍,具体如何处理,我们不会过问了。”办公室工作人员说。
  
  高价买绿的背后

  为什么城市绿化独对大树古树青睐有加?

  最直接的原因,无疑是大树能直接成林,若等待一株小苗长成参天大树,时间太漫长了。此外,从文化心理角度而言,不少人认同大树能提升档次和品位,这也是大树受青睐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毕竟,在深山老林生长了几十甚至上百年的大树,来到繁华都市,总是给人一种新鲜、独特的感受。

  一些地方持续加大对城市绿化的资金投入才导致高价买绿,成为“大树进城热”的根本原因。

  众所周知,近些年来,伴随着城市化程度的不断提高,同时也因为城市生态环境持续恶化,森林城市、生态城市、园林城市等新兴城市发展理念逐渐兴起,相关政府部门对城市绿化的重视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,加大投资是必然。

  在不少城市,绿化工程、广场工程、通道工程等几乎遍地开花。

  为了让各种绿化工程的效果“更快、更好、更美”,相关部门首先自然会想到多花钱,通过收买大树收到出其不意的城市绿化效果。

  据了解,国家林业局03年发布《关于规范树木采挖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》,对于国家规定的重点防护林和古树名木,以及生态地位极端重要、生态环境极端脆弱的特殊保护区和重点保护区的树木,严禁采挖。

  09年,国家林业局又发布了《关于禁止大树古树移植进城的通知》,明确要求采取切实有效措施,坚决遏制大树进城之风。

  国家对于“伤树造景”已经采取了政策手段,但从记者调查中看,“伤树造景”却是愈演愈烈。

  无疑,这些政策在一些地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执行。

  市园林局一位负责人认为,大树进城不科学,但是单靠行政命令很难根治。虽然《通知》中要求积极引导城市绿化采用适生大苗,以大苗栽植替代大树移植。但现实中,一些城市为了早日建成“园林生态城市”等目标,片面追求绿化速度和景观的观赏性,使得大树进城屡禁不止。

  而在桂林,是个树种丰富、大树、古树众多的地区,所以桂林成为了大树进城的受害者。

  对于买卖大树的双方来说,他们振振有辞的解释是:这是一门各取所需的好生意,我们有树木资源,需要把资源换成经济利益;一些发达城市有经济实力,但却缺少绿色,需要多一些大树来装点。

  有人说,“通过交易,山里的古树进了城,山里人富了,城里多了绿意,皆大欢喜。”

  但事实如何?从长远看,卖树之举绝非双赢。   

  古树名木往往是当地的历史见证,孕育着悠久深厚的风土文化。大树进城对于城市和农村来说,都隐藏着极大的生态风险,实质是“拆东墙、补西墙”,破坏了城市以外地区的森林生态环境,加速了珍稀物种的灭绝。一些古树水土不服,客死异乡,但原生地又被挖得满目疮痍。

  让古树大树安守家乡,不仅需要更多政策的保护,个人致富的心态,城市园林绿化的思路,都需要摆正。

  记者观察:城市化下的大树悲鸣

  陆汝安

  当下中国,是一个城市化快速推进的国度。

  对于城市而言,这是一场盛大欢宴。城市越来越大,高楼越来越多,GDP越来越高。

  但是,对于原来生长在深山中的无数大树老树,却不折不扣地是一场悲剧。

  快速延伸的城市,一切都需要急章,谁也没有耐心去等待幼苗的长成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上海等一线城市掀起了大树移植的风气,随后众多二、三线城市纷纷跟进,乃至于发展到开花。于是乎,无数在深山中、在农家庭院中生长得好好的大树、古树,被削头去枝,移植到各个城市中,成为城市人的赏玩之物。

  在城市化对大树的巨大需求之下,围绕着大树移植,形成了一条非常成熟的利益链。卖树的农户,贩树者,有关监管部门,以及众多购树的开发商、建设单位等等。大家心照不宣,只要“办了手续”,大树通行无阻。

  表面看起来,人人都从大树移植中获利,而城市更是大树移植的受益者。大树的到来,立刻改善了城市的绿化景观,迅速提升了城市的绿化率。当然,城市形象的提升,更是毋庸置疑的。至于这些被移植的大树,从“农村户口”变为“城市户口”,城市人也会对它们施与无微不至的照料,倘若它们能说话,也该感恩涕零吧?

  而对于桂林而言,我们的忧虑又更深了一层。桂林是一个多大树、古树的地方,在大树移植愈演愈烈的过程中,桂林已经成了事实上的受害者。一直以来,桂林虽然在经济上无法与发达城市比肩,但良好的生态系统却令人称道。如果任由大树、古树被盗运出去,那么再过十年二十年,桂林的生态系统会变成怎样,实在是一件值得担心的事情。

在此桂林市市委书记着重发表声明为了我们自己,为了子孙后代,不要在盗卖古树了,我们能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。

银杏树报价网常年供应各种类型白果树苗,银杏树树苗
下一篇: 很抱歉没有了

条回应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