官员为了形象工程擅自移栽国家一级古树

欢迎诸位朋友前来考察银杏苗价格。

不顾森林公安两度出警制止,湖北黄石市烟草专卖局花费45万元巨资请人挖掉在建办公楼前一棵挂牌保护的国家一级古树。连日来,此事在当地引发了广泛质疑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这棵历尽沧桑、只剩主干的古树又被移到原地重新栽种。当地园林部门负责人称,目前,补救古树的花费已超过万元,能否救活尚属未知。(4月4日《南方都市报》)

  好好的国家一级古树为何要挖掉呢?施工队提供了三条理由:一是保证不了古树继续正常生长;二是影响进出和整体效果;三是不吉利,都说“前不栽樟”。条理由似乎有些合理;古树立于大楼之前,确实可能“有碍视线”。不过,办公楼规划之时,古树早在那里,这些问题为何不提前考虑?有趣的是,设计方忽略了选址上这棵两百年树龄的古樟树;更为有趣的是,当初为了留下古樟树,在当地规划部门的指导下,设计最终已经决定将办公楼后移。

  黄石市烟草局办公室主任周红山否认了迷信与风水之说。迷信与风水之说,向来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,倘若党员干部以此为标准挪树,确实太过荒诞。现在媒体关注了,即便当初是这样想的,现在恐怕未必也敢承认了。不过,周红山承认了“有碍视线”这一说法:“前任局长同意了不移古树的方案”,新来的局长“认为有碍视线,提出要移栽”,于是也有了“折腾古树”一事。

  前任局长同意不移古树,新来的局长“提出要移栽”,古树也便移栽了。可以看出,是否应该移栽,完全在于局长的口味。这真有些“楚王好细腰,宫中多饿死”的意思。“局里还专门开会讨论研究”,这类说辞也是非常有趣。在一把手说了算的背景下,局长“提出要移栽”,会有人反对么?

  政府官员喜欢形象工程,这是大家都知道事情。只是有些主政官员的口味,有时候确实有些“变态”。譬如某地为了办运动会,拆除了在建的经济适用房;某地一边砍伐公路边的“濒危”树种,一边花巨资购买、移栽银杏树;也是此地,一边无钱安装交通红绿灯,一边却“大手笔”改建城市广场。办运动会、移栽银杏树、改建城市广场是形象工程,经济适用房、公路边的“濒危”树种、交通红绿灯,又何尝不是形象工程呢,为何非要如此折腾呢?

  黄石市烟草专卖局挖走了古树,很多地方却在挖来古树。央视记者调查发现,为了满足城市景观的需要,采挖来的大树严重破坏了原生地的生态环境,更对珍稀树种造成了毁灭性打击(4月2日央视《经济半小时》)。在我看来,挖来古树美化城市尚可“理解”,虽然破坏了原生地的生态环境,毕竟破坏的是隐蔽处的环境、或者破坏的是其他地方的生态。门前的百年古树,是多好的一道景观,竟然非要挖走,原因竟然是了烟草局大楼的形象,这实在有些“吃饱了撑”的意味。真想问:局长大人,您的形象工程观能否正常些?

  杯具的是,烟草局门前的古树快被挖死了,还花费了几十万在挪树和救树上,被刑拘的却是施工队的主要责任人。烟草局的决策者们似乎毫发无损,这难免让人觉得“不公平”。是啊,倘若这样的荒诞决策也不会被问责,难怪会有官员在“饱暖思淫欲”后,肆意地搞出乱挖乱建乱折腾的形象工程了

银杏树报价网常年供应各种类型白果树苗,银杏树树苗
下一篇: 很抱歉没有了

条回应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